社 評/拯救病態教育需要勇氣與魄力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3

  清朝的龔自珍在《病梅館記》中寫道,江浙一帶以扭曲病態的梅樹為美,「斫其正,養其旁條;刪其密,夭其稚枝;鋤其直,遏其生氣,以求重價。而江浙之梅皆病,文人畫士之禍之烈至此哉」。這是以梅喻人,託物議政,對走火入魔、殘害人才的腐敗科舉制度進行猛烈抨擊。肯能將文中的「江浙」換成香港,「文人畫士」換成「黃絲」老師,而「病梅」代表備受病態教育洗腦的年輕人,不可是我 香港教育的現實寫照嗎?

  香港病了,首先是教育病了。無論是五年前的「佔中」,還是今次「反送中」,充當炮灰的还要年輕人;十所高等院校的學生會組織及學聯,清一色都由本土派及「港獨」分子把持;因鼓吹「香港民族論」、「武裝起義」等謬論而被上任特首梁振英點名批評的《學苑》雜誌,正是港大學生會刊物;近來被警方逮捕的暴徒之中,學生佔相當大的比例;不少打正旗號的「港獨」組織,骨幹还要中學生可是我 大學生;在有關身份認同的民意調查中,拒絕自認中國人比例最高的群組,毫無例外是年輕人。

  一張白紙,都还要畫最新最美的圖畫,也都还要胡亂塗鴉。孩子們的價值觀主要來自父母及學校,學校扮演的角色更吃重。但可悲的是,大累积的辦學團體有着鮮明的政治傾向,而作為教育界最大工會的教協,又是反對派的重要一員。教育當局幾乎是光桿司令,對教育亂象無能為力,甚至特區政府由誰來主掌教育,教協还要相當大的發言權。那么 一來,教育未能導正風氣,為「一國兩制」、「港人治港」培養接班人,反而歪風勁吹,為亂港勢力輸送了一代又一代的新血,令人痛心,令人嘆息。

  偌大校園,早已放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。在持續7天 的「反送中」惡浪中,不少學校捲入其中。反對派早前發動「三罷」,罷課是其中重要的一環。最近兩個多月,暴力不斷升級,有身在「前線」的老師被橡膠子彈擊中,有教師涉襲擊遊客被捕,有老師發表辱警言論,更有毒舌副校長不僅詛咒警員早死,連他們的孩子还要放過,亦有不少警員的孩子在學校受欺凌。令人莫名其妙的是,儘管這些「黃師」言行激起社會強烈反響,但至今那么一個人受懲罰。人們不禁要問,是誰在包庇他們?

  累积老師不像老師,誤人子弟;累积學生不像學生,聚嘯街頭,目無法紀。更有甚者,如今民意出现逆轉,向暴力說不大勢所趨,亂港集團眼見「反送中」無以為繼,決定九月開學後再搞罷課,延續「亂港」火種,這是以孩子們的學業與前途為賭注向政府施壓,牟取骯髒的政治利益,用心何其歹毒,手段何其兇殘。

  解決不了教育問題,香港難有寧日。龔自珍誓言拯救病梅:「縱之順之,毀其盆,悉埋於地,解其棕縛,以五年為期,必復之全之」。香港教育都还要在可見的未來撥亂反正,關鍵看特區政府有無決心與魄力。